萬聖節對我來說,一直是萬惡,我高興不起來。

度過一個平靜到不可思議的萬聖節。

讓我想起幾年前的萬聖節,那晚去朋友家開了個台灣菜趴,手忙腳亂燉牛肉麵之餘,接二連三有幾組可愛的小孩敲門,Trick or Treat 要糖吃,第一次真實地感受萬聖節氣氛,還相當高興。回到家卻發現玄關地上出現不尋常的髒污痕跡,結果貌似是有人也敲了我們家的門,但當時沒人在家應門給糖,而對方施放鞭炮煙火的惡作劇。原來 Trick 這回事是真的,不給糖就搗蛋,真的搗過頭了,那應該是來到英國後第一次的文化衝擊。

A 先生在一旁聽了說,哇,這什麼老派的惡作劇模式。他說他小時候,經常有種族歧視屁孩把炮竹從家門上的投郵口丟進屋內,還聽聞鄰居有人的房子整個燒了起來。另外他還說,有一年他爸要他跟姐姐們寫張字條:「今年我們家不過萬聖節」貼在門上,以趕走那些小孩。結果他們家被砸了雞蛋。兩年前我搬到另一個地方,那時壓根忘了萬聖節這回事,跟室友快樂吃晚飯到一半時,瞥見窗外有幾個穿著鬼魅服裝的小身影,才警覺,完了,我們家沒有糖果。他們敲了門,我們手忙腳亂隨便找了幾塊餅乾,開門跟他們說,抱歉我們只有這些。媽媽白眼了我們,小孩搶過零食連聲謝謝都沒說就跑了。

萬聖節對我來說,一直是萬惡,我高興不起來。

Trick or Treat,

今年的 trick 是可怕肺炎,今年的 treat 則是不用特地準備糖果應付這些小鬼頭。

weihongts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