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布頓網球停辦,將數萬公斤的草莓幻化成最棒的封城伴侶

如果沒有這場大流行病來攪局,七月初的倫敦應當洋溢著溫布頓網球的活力氣息。

電視播放著新聞畫面,自 1877 年舉辦至今的溫布頓網球賽,繼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首次停辦,苦了熱血沸騰的球迷,也波及到一群人——英國肯特郡的草莓農。

以往,為期兩週的賽事期間,每日凌晨四點,工人們將豔紅欲滴的莓果摘下,九點鐘準時送往會場,接著灑砂糖、淋鮮奶油,一碗碗呈完美粉嫩色的甜品,落到了溫布頓球迷的手上。今年這樣一手捧著草莓,雙眼直盯綠坪的沸騰盛景,只能暫時停留在大家的回憶中。於是,農園共有 28,000 公斤的草莓銷往無處,農民們焦急慌張。全英國都在呼籲,買草莓救農民,趕緊參照甜點食譜,熬果醬、烘蛋糕、淋白霜,什麼都好,把這場夏日祭典移往家中餐桌上,就是別浪費了這項當令逸品。

草莓是英國盛夏的代名詞,也是溫布頓網球賽的同義詞,在台灣則是一曲冬季戀歌。


嗜草莓成痴的人來到英國一定覺得踏進天堂,從五月一直到八月都是盛產期,無論是街頭市場或連鎖超市,水果區一定擺滿新鮮草莓,有時才剛走近那一區,淡淡的甜香就撲鼻,更重要的是,價格漂亮許多。住家附近的地鐵站旁,總有個嗓音宏亮、個性爽朗的蔬果攤大哥。他操著一口倫敦考克尼口音,每天守護著那一方小小的果菜天地。因為封城,已經好一段時日未見到他。最近我只要路過那個街角,就會想起他兩手各拿著一盒草莓,傍晚打烊前喊買「兩盒 2 鎊!」的身影。對我來說,下班後走出車站,跟他買下那兩盒快溢出來的草莓,是我最懷念的夏日儀式。

本文刊登於《500 times》

weihongts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