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十八世紀富有女貴族的善心:倫敦唯一花市的前世今生

星期天早上,有一群前晚夜歸的派對動物反而起了個大早,在東倫敦哈克尼路(Hackney Road)上被此起彼落的叫賣聲包圍著,平日空蕩蕩的小路上,頓時擠得水洩不通,一旁是成列的英式古老排屋,擁擠狹窄的街巷提供給英國各地花農們在倫敦一週限定一次的熱鬧舞臺。他們早上四點便紛紛就定崗位,準備在八點開市後將平時辛勤養育的植物們推銷出去。這便是倫敦唯一的常態花市——哥倫比亞路花卉市集(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而這些愛好園藝設計的文青男女們怎麽也沒想到,這麼一個供給他們居家擺設夢想的市集竟是由英國十九世紀的富婆兼慈善家 Angela Burdett-Coutts 所一手開創。

故事回到 1837 年,年僅 23 歲的 Angela 繼承了銀行家祖父 Thomas Coutts 高達 180 萬英鎊的遺產。她拒絕眾多覬覦她財富的追求者,一心只想從事慈善事業,為社會盡一份心力,她開創學校、幫助性工作者脫離苦海、創立許多慈善基金會,1871 年維多利亞女王更認同她加入貴族階級(Peerage of England),使 Angela 成為英國史上第一位女性貴族。

在 Angela 數不盡的善事中,最廣為人知的便是她一心改造當時治安及生活環境極差的倫敦東區(East End),Angela 眼見倫敦當時有柯芬園(Covent Garden)及 Billingsgate 魚市這兩大市場,因此她也決定要提供給東倫敦居民一個能舒適逛街購物、並備有平價又優良食材的市場,同時製造更多就業機會,因此她買了塊地、蓋了棟名為 Columbia Market Buildings 的大型室內市場建築物。這棟市場採用維多利亞哥德式建築風格,能容納 400 個攤位,周圍更有許多商家、住宅。

不料,由於當時鐵路並未開通至倫敦東區,加上其他市集交通較為便捷,Columbia Market 生意慘淡,並於 1886 年不幸歇業。

過了半世紀左右,在哥倫比亞路上出現了如今我們所見的花卉市集,只不過營業天從原先的星期六改為星期天。起初英國國會為了提供給東倫敦當地猶太攤商做生意的機會,由於猶太人適逢星期六為「安息日」,因此政府便允許市集於週日舉行,沒想到卻意外也提供星期六在倫敦其他市集的攤商一份機會,讓他們能把前一天沒賣完的商品繼續在哥倫比亞路市集販售,遂而帶動了整個東倫敦的商業氛圍。1980 至 1990 年代英國掀起園藝熱潮,於是將哥倫比亞路市集逐漸導向以花卉綠植為主,振興了許多花農的生意,更促成我們目前所見的 Columbia Road Flower Market 這般迷人光景。

在倫敦生活了三年,我始終脫離不了東邊,記得剛剛搬來現在這個新家時,有一個月的時間週週跑花市,想把陽台、客廳、臥室全添上盎然綠意。跟許多人不同,我喜歡趁花市快打烊前、人潮漸少時去好好尋寶一番,越接近收市、越能撿到便宜。花農吼著充滿倫敦草根性的 Cockney 腔叫賣聲,誰都不願剩下一堆已晒了一整天陽光的花朵,因此這時愛面子的英國男女就算不會殺價,還是能撿到便宜。三盆中型蘭花 10 鎊、三盆小多肉 5 鎊、三束鮮花 8 鎊、一大盆綠植()10 鎊到 20 鎊不等,許多臺灣不常見的植物在這賣得不貴,能將家裡佈置得像台北文青咖啡店一般,卻因為是在倫敦,也就不顯得這麼矯情了。

若是不買花,只是看看風景、湊湊熱鬧,一旁的獨立小店能餵養空虛心靈,有充滿獨特選書及趣味小物的 Harry Brand、來自越南、柬埔寨的竹製餐具店 NOM LIVING、可愛老奶奶經營的廚房用品選物店 EPITOME、兩位來自葡萄牙好閨蜜經營的 A Portuguese love affair等等,另外還有每一位花市老饕必點、沒有招牌名字的現炸魷魚和蝦仁小販。小小市集藏著形形色色的人們,往市集入口望去,枝椏綠葉和幾片花瓣從一顆顆人頭旁竄出,擁擠狹窄的哈克尼路裡是都會居民圓滿鄉野園藝夢想的祕密小徑,半世紀以來東倫敦人累積的品味素養展現出這座城市豐富奔放的人生百味,這是在許多觀光市集你所體會不到的旅遊經驗。

_《FOTO PASEO 倫敦漫遊與生活日常》

想即時看到有關倫敦的各式資訊及我的攝影作品,

歡迎追蹤 Instagram:https://instagram.com/fotopaseo